1987年

2020-07-12 19:47

关于此次诉讼,记者就此采访中粮深圳公司,但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而2011年发生的一件事更是加剧了双方的矛盾。据悉,2011年11月30日,康达尔与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宝安管理局就位于宝安区西乡街道、沙井街道和福永街道的三块土地的征收和开发签订了《收地补偿协议书》,康达尔因此将获得8.26亿元的补偿款。西乡街道地块正是产生分歧的城西鸡场。

当时,信兴公司内部董事会曾多次作出决议,要求康达尔协助信兴公司将该地块过户至信兴公司名下,但康达尔直到2008年公司清算时仍未办理过户手续。这也导致了2009年、2010年中粮深圳公司就土地使用权及相关补偿资金事由提出诉讼。

康达尔的房产为何会被查封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此事源于康达尔于2017年9月8日收到的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纸应诉通知书,中粮深圳公司作为原告起诉康达尔。中粮深圳公司认为,康达尔未履行股东出资义务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合资公司信兴公司和合资公司股东中粮深圳公司的合法权益,诉讼请求金额暂时总计约5.18亿元。

到2008年,信兴公司经营期限届满,康达尔与中粮深圳公司开始协商清算事宜。不过,在清算过程中,双方对财产清算的范围产生了分歧,即关于城西鸡场的土地使用权归属问题。

资料显示,1987年,康达尔与中粮深圳公司合资成立信兴公司,注册资本150万元。中粮深圳公司出资比例为51%,康达尔为49%。二者于1989年签署了一份《关于移交城西鸡场的合同书》,约定康达尔将城西鸡场的固定资产、土地和流动资金作为出资。同时合同还约定,在双方联营中止或终结时,城西鸡场原有的土地,不管是否属于农用,其使用权均应优先转让回康达尔。

这一诉讼结果并未让中粮深圳公司满意。2017年,中粮深圳公司又以康达尔未依法履行股东出资义务为由提出诉讼,并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查封、扣押冻结公司价值5.18亿元财产,造成康达尔5.31亿元的资产被查封冻结。

此外,康达尔在售深圳山海上园二期项目中65套房源被司法查封,涉及金额约为3.77亿元。上述实际查封冻结资产金额合计约5.31亿元。

免责声明:

康达尔1月4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原告中粮集团深圳公司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查封、扣押冻结公司价值5.18亿元财产,康达尔公司部分开户行存款(合计为1.54亿元)被冻结,冻结期间为12个月。冻结期间届满或该院另行通知提前解冻前,此款项不能支付。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对于此次查封,信荣(深圳)房地产律师团队首席律师张茂荣告诉记者,中粮的申请是合法的财产保全行为。康达尔目前可以用其他资产进行置换担保,解除被查封的房屋,以保证房屋买卖合同的继续履行,若没有担保,司法查封是不可以随便解除的。至于康达尔需不需要承担责任,需要法院做出最终生效判决来定。

面对此次诉讼,康达尔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康达尔相关负责人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如有相关进展,公司将依法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面对巨额的补偿款,2012年开始,中粮、信兴公司向法院起诉,要求康达尔向信兴公司返还土地补偿款及利息等。经过多次诉讼,到2016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做出了驳回信兴公司的再审申请的判决。这也意味着,最高法的判决维持了2013年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曾做出的民事裁定书,认为本案虽然争议的是补偿款的归属,但究其实质则为土地使用权的归属问题。因涉案地块被政府收回之时,权属登记在被告康达尔名下,被告康达尔才是该土地的合法权利人。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诉讼的信兴公司经营状态显示已吊销,而康达尔2016年年报中披露,截至2016年底,信兴公司仍在经营,业务包括饲料、进出口等,长期股权投资一项中显示信兴公司2016年期末余额188万元。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纲律师告诉记者,吊销是一种行政处罚,让公司在表面上处于一种不可经营的状态,但实际上还可以经营,开展经济活动,也可能有收入。而且,虽然营业执照被吊销,但企业并不丧失诉讼主体资格。

康达尔在公告中表示,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但由于本次查封冻结资产金额较大,致使公司流动资金使用受限,可能导致资金短缺、公司房屋销售存在障碍,相关房屋预售合同履约受到影响。本次诉讼相关的财产保全对公司日常经营及利润将产生不利影响。